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 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 2020年05月07日 11:52

导言: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沃尔玛工作三年后,因个人家庭原因将离开沃尔玛,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中国零售业正在经历颠覆性的变革,有一位以‘消费者为中心’作为其核心价值理念,对企业数字化运营有深入理解并富有创新精神的CEO,在陈文渊过去几年取得的杰出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带领沃尔玛中国创造佳绩,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全球采购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Dirk Van den Berghe)表示:“朱晓静对于恒天然的整体业务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通过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旗下的产品也在多个品类中稳获市场份额第一。此外,她还带领恒天然成就了最佳雇主品牌,这与沃尔玛的价值观十分吻合。”

  在2011年加入恒天然之前,朱晓静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担任领导职位,她的职业生涯横跨亚洲、北美、欧洲,涉足多元行业。朱晓静还是阿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中国学者项目的首批学者之一,也是阿斯本全球领袖网络的成员及中国首位论坛主持人。作为本土成长的杰出管理人才,朱晓静拥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北京外国语大学西方研究专业学士学位。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他于2017年加入沃尔玛,在管理沃尔玛中国的三年中,领导沃尔玛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商店两大业态在中国的业务拓展,并以其亲民和蔼的领导风格以及洞察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敏锐眼光,获得同事和合作伙伴的高度评价。近期,陈文渊在沃尔玛中国应对新冠疫情中更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统帅作用。

  岳明德表示:“从我们首次获悉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国传播的那一刻起,陈文渊就全身心投入到应对疫情的工作当中。他将保障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作为首要任务,同时推动与各地政府部门的协作,确保我们的门店正常营业以服务好我们的顾客与会员的每日所需。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取得进展,陈文渊迅速总结中国市场的成功经验和最佳实践,分享给沃尔玛美国及其他国际市场。他的领导力对于沃尔玛在全球范围内应对疫情的速度和成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相关推荐

深圳上半年二手房成交创四年新高

据深圳房地产信息网最新发布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深圳新房住宅合计成交16727套,同比2019年上半年(17679套)减少5.4%;成交面积165.9万平方米,同比减少3.6%。  而深圳新房成交同比下滑与供应紧张有关。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房地产项目建设施工进度放缓,深圳楼市推盘节奏延后。据官方数据,2020年上半年深圳供应8157套新房住宅,同比2019年上半年的17815套腰斩过半。  “因疫情冲击供应链,深圳上半年新房供应还不够广州的零头,但成交16727套,把库存给消化了,在售库存降到6-7月。”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财联社记者说。  新房供应紧张、新房二手房价格明显倒挂导致“打新”再次成为热门话题。上半年深圳接连出现金融街(000402,股吧)华发·融御华府、新锦安海纳公馆等网红楼盘,前者推出394套房,认筹人数近9000,中签率约为4.38%;后者将去年未售的5套剩余房源一次推盘,引1171批客户认筹,中签率仅0.42%。  分区域来看,龙岗区和宝安区依然是新房供应和成交的主力,其中龙岗区成交5781套新房住宅,同比增加57.7%,宝安区成交2124套新房住宅,同比减少56.7%。  今年上半年,深圳二手住宅合计成交44000套,同比增加41.2%,成交面积373.9万平方米,同比增加45.8%。二手住宅成交套数是新房的两倍有余,达到去年全年二手房成交量的57%,创下自2016年之后的又一次新高。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3-5月,深圳二手房价格环比涨幅分别为1.6%、1.7%、1.6%,在全国70个大中城市分别排名第1、第2、第2;同比涨幅分别为9.7%、10.3%、12.0%,在全国70个大中城市分别排名第5、第3、第2。  深圳房地产信息网统计显示,龙岗、宝安、福田是二手住宅的主力成交区域。其中龙岗区成交11190套,同比增加53.0%;宝安区成交10675套,同比增加55.9%;福田区成交7900套,同比增加31.4%。  未来,深圳楼市“软着陆”,必须要跳出深圳,寄望于大深圳统筹合作示范区尽快落地,以省级统筹权、增量红利(GDP和税收)共享为激励机制和抓手,落实合作示范区内,深圳对土地利用、轨道交通、公共配套、产业布局、跨界规划等一揽子的统筹。  此前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曾公布2020年供应计划,全年深圳计划入市的住宅及商务公寓项目109个,预计供应房源69350套,其中住宅50618套。上半年住宅供应不足万套,下半年供应按计划将是上半年的5倍。  “七月潜在计划入市项目数量较上月有明显增加,在新房陆续入市的情况下,二手住宅成交量难以持续上升。”深圳中原研究中心表示。

2020年07月08日 16:36

又一家造假的中概股?达内科技被曝高管亲自刷单

前有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财务造假被逼近退市,后有三个月内被做空机构六次狙击的跟谁学,“造假”似乎成了笼罩在中概股上空难以消散的一片乌云。最近,BT财经接到爆料称,中概股达内科技(NASDAQ:TEDU)存在刷单造假行为。达内科技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职业教育公司,上市五年,从IPO发行价9美元跌至如今的2.57美元,市值为1.4亿美元,去年一度濒临退市边缘。刷单被曝5月26日,胡先生向BT财经爆料称,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达内会计中心&达内中关村校区负责人辛某。“为了帮朋友一个忙”,胡先生按照辛某的指示,完成了在某信贷APP上贷款了25800元、并在一个月内取消贷款的操作。对此,胡先生向我们提供了微信聊天截图。由对话截图可知,MissXin手把手地教胡先生如何贷款、退款,并亲自操作了注册账号、录入系统、开通课程。而据胡先生介绍,他并没有上过一节课,账号激活后也没有班主任来对接沟通。公司只在他决定退学费的时候来过电话咨询原因。由此,基本上能定性为刷单行为。至于MissXin的身份,根据胡先生提供的微信账号搜索发现,显示“并无此用户”。BT财经也于5月27日下午致电达内科技公开的IR电话,希望求证此事,但无人接听。虽然MissXin在聊天记录中表达过这种行为不能让集团知晓,但胡先生认为,对方要想满足业绩的话,一定会从最亲密的人开始,再找其他朋友刷单,由此推断该行为并不是偶然独立事件。达内作为“IT培训第一股”,是以IT培训起家。2013年(上市前一年),中国IT培训市场规模约为77亿人民币,而达内市场份额为8.3%,排名第一。但随着IT培训市场的逐渐饱和,达内科技产品线逐渐拓展,会计逐渐成为重点业务。在今年一季报电话会议上,CFO季苏海就曾表示:“一季度开的八个中心有七个是会计”。有意思的是,按胡先生的说法,辛某正是达内会计中心负责人,为胡先生开的“假课”也是会计类课程。那么,会计业务部门是否会因为要承担新的营收增长点而压力巨大,才出现高管都要亲自下场拉人头的情况呢?亦或,刷单造假在达内科技公司内部已经是普遍现象?毕竟,达内科技的前科满满——上市五年,每年都造假。自曝造假都2020年了,达内科技才姗姗来迟地发布了2018年年报。为什么呢?可能是造的假太多,需要时间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现状。就在MissXin找胡先生刷单的前两天,4月24日,达内科技在美国证监会官网上披露了审计后财报,自曝上市五年来累计虚增了约6.3亿元营收。据财报显示,达内科技2014-2018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12亿元、11亿元、15.2亿元、17.53亿元、20.85亿元,而此前公布的结果分别为8.37亿元、11.78亿元、15.8亿元、19.7亿元、22.39亿元。该财务造假是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于2019年4月发现的。美国股市有一个独立审计制度,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独立审计委员会,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达内科技的独审会审查了大约26万封员工电子邮件和通讯记录,进行了58次访谈。审查结果在当年11月公布,认为达内科技自2014年上市以来,所有财报均不准确,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数据,来故意夸大收入。对此,达内科技曾向《证券日报》表示,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内控体系存在缺陷,另一方面是在执行层面存在人为操作不当等情况。公司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包括开除副总裁在内的多名涉事人员、就调查结果所涉问题向公司员工提供培训等。但就胡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培训似乎并不到位,刷单造假的情况依然存在。值得一提的是,达内科技的高层也出现震荡。今年3月,CFO杨余多离职,原独立董事孙永吉成为CEO,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继续在董事会任职。差点退市这个曾顶着“IT培训第一股”光环的中概股,曾一度濒临退市边缘。由于启动了董事会独审会的内部调查,达内科技连续两个季度未能按时公布财务报表。按照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不按期发布季报,则不符合上市标准。为此,达内科技申请了延期。但豁免到期,达内科技仍未能按时公布。当时,独审会报告一出来,达内股价跳水,本来就长期处在1美元以下,当日下跌5.52%,一度触及0.72美元的年内低点。11月1日,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通告达内科技董事会,由于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达内科技已不符合继续上市的标准。而不愿自动退市的达内科技向纳斯达克申请举办听证会,以求重新合规。今年5月5日,达内科技终于收到纳斯达克的通知,重新上市,才挽回一线生机。回首当年上市风光,集富亚洲、IDG、高盛资本等大牌资本纷纷加持,就连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表达支持。2015年,达内科技创始人韩少云还向他人传授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成功经验。他说:“要做一个成功的IPO,是要有收入门槛的。现在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体量大、收入好、增长好的上市公司。即使上市了,你也要不断增加业务规模。中国企业要把自己公司做强、做大,才能谈别的。”韩少云表示,中国A股市场对业绩不敏感,但美股市场对于的业绩增长是非常敏感,差50、100万美元都不行。“业绩做好才是公司价值的体现,也是你上市的一个必备的条件。”“只要运营质地是好的,公司股价也一样会好的。”“公司的股价还是主要取决于公司的业务本身。”“上市工作不复杂,复杂的是如何把业绩做好,业绩做好了,上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好公司是稀缺的。”句句掷地有声。然而现实是,在韩总说这些话的时候,达内科技就在造假,甚至从一上市就开始以虚假业绩欺骗投资者。如今,达内科技的股价已从最高点缩水九成,业绩造假了五年,恐怕离韩总口中的好公司差得有点远。注:文中胡先生为化名

2020年05月29日 11:09

700亿元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 华为中兴占8成 诺基亚接连出局

本篇文章2403字,读完约7分钟根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官网信息,4月24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2020年5GSA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中采购公示中标候选人,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大唐移动中标。这一结果与此前中国移动的5G基站集采结果基本一致。至此,三大运营商2020年5G基站集采招标尘埃落定,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分享这笔总计约700亿元的大订单。与此同时,5G设备商的市场格局悄然变化,华为和中兴两者的市场份额合计占比超八成,较4G时代出现大幅上升。而上海诺基亚贝尔(以下简称“诺基亚”)却在三大运营商集采中接连出局,公司在电信联通招标结果出炉后发布官方声明进行回应,称尊重运营商选择。今年只是5G大规模建设的元年,随着5G基站后续建设,设备商的江湖或许会掀起新的风云。5G按下快进键三大运营商700亿元招标落幕来源:中国电信阳光采购网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公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实施5G共建共享,此次共集采约25万个5G基站建设所需SA无线主设备,包括5GSABBU、AAU等,分两个标包。标包一中标候选人有两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标包二中标候选人有四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爱立信(中国)通信有限公司、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标包一的投标报价中,华为和中兴分别为329.32亿元和329.38亿元;在标包二的投标报价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大唐移动的报价分别为329.32亿元、329.38亿元、328.99亿元和188.34亿元。综合各家的报价情况,电信联通此次集采资本开支约为330亿元。虽然电信和联通未公布各家的中标份额,但业内预计华为、中兴、爱立信、大唐移动获取的份额与中国移动此前5G基站集采时的结果差不多,华为获取半数以上份额,华为和中兴或将合计获取超八成份额。在此前中国移动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招标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中标份额分别是57.2%、28.7%、11.5%和2.6%。当时,中国移动28省份发布了总需求超23万站的5G主设备采购计划,采购规模在371亿元,旨在保证2020年底5G基站数达到30万目标不变,确保2020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除了新建之外,中国移动还启动了5G二期扩容,规模也超过了4万基站。综上来看,国内三大运营商在5G无线主设备采购方面的投入约为700亿元。根据三大运营商在发布2019年年报时的规划,三大运营商2020年资本开支大幅增加,尤其是5G投资,三家共有1803亿元资金预算用于5G,计划新建50万个5G基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今年5G资本开支预算分别达1000亿、453亿和350亿元。中国铁塔也表示,2020年初步安排资本开支280亿元,170亿元左右用于5G投资。2020年,中国5G建设按下快进键。日前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3月底,全国已经建成的5G基站19.8万个,5G套餐用户5000多万。5G建设包括设计、勘察、招投标等一系列流程,工信部要求企业进一步优化工作流程,抢抓工期,集中资源力量加快5G网络的建设步伐,预计2020年新建50万座5G基站的目标完成没有问题,工信部也鼓励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加强协同,优化5G研发测试,保障5G网络的建设质量,推动独立组网(SA)模式设备不断成熟完善,加快非独立组网(NSA)向独立组网(SA)过渡。诺基亚接连出局回应称尊重运营商决定在三大运营商此轮5G基站招标过程中,诺基亚接连出局。在中国5G建设第一波红利,五大设备商的格局基本确定,华为份额排名第一,中兴通讯位列第二,爱立信、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位列其后,而诺基亚铩羽而归。此前,在中国移动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后,网上还曾流传诺基亚向中国联通和电信发函,希望对方能多方考量的文件。不过随后,4月6日,诺基亚也对该流传文件发布了官方公开信称,公司尊重中国移动的决定,将坚定不移继续服务中国移动,上述流传信函不代表公司立场和态度。而此番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5G基站主设备联合集采中,诺基亚仍然未能入围。对此,诺基亚发布官方声明表示,公司植根于中国市场近40年,作为中国运营商的长期合作伙伴,公司尊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决定,对中国的承诺保持不变。诺基亚在声明中指出,5G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诺基亚贝尔将加倍努力,继续强化端到端产品和技术创新优势,在5G增强技术,O-RAN,边缘云,原生云化网络,智能运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数据中心,5G双千兆网络等领域助力运营商和企业用户提供网络和数字化服务和解决方案。据了解,诺基亚之所以不能入围,更多还是技术上的原因,由于电信和联通5G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相关无线基站均要求具备200MHz带宽的支持能力,而诺基亚研发重点在5G毫米波和欧美市场,在中国5G频谱等技术的定制产品上投入较少,表现不及华为等厂商。

2020年04月26日 14:19